2020 年 02 月 19 日 星期三
新闻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 : 南海网  >  五指山新闻网  >  五指山新闻

深读 | 五指山番阳镇卫生院院长王秀权:基层院长的求才路

南海网 http://www.hinews.cn 时间:2019-11-22 08:43 来源:海南日报 作者:马珂

  从乏人问津到竞相应聘,人才激励机制改革后我省部分乡镇卫生院成“香饽饽”

  基层院长的求才路

视频:基层院长的心声

  五指山市,冬日正午的阳光暖洋洋的,番阳镇卫生院院长王秀权下班后,习惯性地走到正在建设的医技楼前,仔细打量着工程的进展。

  “当了院长二十几年,头发都愁白了,到今年才真正觉得自己像个院长。”王秀权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  知情的人会明白王秀权这句话背后的意义。

  就在今年4月前,王秀权还在为卫生院招不到人、留不住人而发愁,全院几乎只剩下他这个院长一人在支撑。然而,一纸文件的下发,不仅留住了要走的医生,还让王秀权见识到了医学本科规培生主动来求职的巨大转变。

  王秀权的经历,是我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的有力证明。11月20日,我们走进了他的生活,与他一同回忆,几十年职业生涯里的那些变与不变。

 

点击查看H5产品王院长的愁“人”事儿

  他在乡镇卫生院工作了几十年,经历了太多的遗憾和无奈,他的心路历程代表了许多乡村医生的心声,好在可喜的变化正在发生。

  难

  “最痛心的是,看着病人却救不了”

  目睹了太多遗憾,才咬牙继续扎根基层

  一个月250元工资、两间破平房、三件医疗设备(听诊器、体温计、血压计),没有电,也没有自来水。这是1994年,王秀权从五指山市的省第二卫校毕业,被分配到红山乡红山卫生院(现为五指山市通什镇卫生院红山门诊部)做医生时所面对的局面。

  “没待几天,我就动了想走的心。”现实条件如此艰苦,再加上在三亚当医生的同学发来的邀请,让王秀权动摇了。

  “小王,你知道我们卫生院附近的2000多名村民,要出山看一次病有多难吗?最远的村庄离县城有17公里山路,还不通车。现在院里一共就3名医生,如果医生都走了,村民们怎么办?”老院长的一席话,让王秀权心软了。

  王秀权看得到村民对医生的渴望有多强烈,也知道大山上那泥泞艰辛的求医之路有多长。于是,他这名乡镇医生就一直做到了现在。

  “你知道当医生最痛心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面对海南日报记者的采访,如今已45岁的王秀权反问道,“其实不是钱赚得少,也不是生活条件有多差,而是你看着病人在眼前,却救不了!”

  在他的记忆里,有太多弥补不了的遗憾。“那时候有个老人摔倒了,流血不止,家人用三轮车拉到卫生院时,老人已经瞳孔放大了……还有一个孩子,出生后发生窒息,卫生院什么设备都没有,再送到其他医院又来不及,我们硬生生看着孩子没了,孩子父母瘫在地上崩溃大哭……”说着说着,王秀权哽咽了。

  这些遗憾,成为王秀权咬牙扎根基层、努力提高医技水平的理由。通过不断地学习,他考上执业医师,进而成为五指山乡镇卫生院中第一位有副高级职称的医生。

  1997年,王秀权成为红山卫生院的副院长,但卫生院依旧面临硬件条件差、医生待遇低,医生招不来、留不住等难题。

  “招不来医生,还谈什么服务百姓?”往后几十年里,王秀权用尽了“十八般武艺”到处找医生。

  “你是院里难得的本科生,真的,别走了”

  要保障农村群众的看病需求,没有好的医生,怎么能实现

  2000年的某一天,海南省第二卫校校长办公室,王秀权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来到这里。

  “校长啊,你要帮我一下,给我推荐几个毕业生吧,真的缺人!”王秀权再一次向对方要人。

  这回,他又“失败”了。他理解对方的难处。之前,校长曾推荐过几个学生,但学生们看到卫生院的条件,了解工资收入后,没待多久就离开了。

  2006年的某一天,王秀权来到一位老朋友家里。此时,他的身份是五指山市水满乡中心卫生院院长,但卫生院缺人的情况依然存在。

  “老哥,你也是医生,你知道基层多缺人,你儿子将来在我这个卫生院,我一定好好照顾他!学医的都有个治病救人的情怀啊,那得到最需要的地方去!来,老哥,我敬您一杯!”王秀权对老朋友打起了“情怀牌”。

  这是王秀权在卫生院几十年里,唯一成功“抢”到人的一次。在老朋友同意后,他趁热打铁,把老朋友的儿子从单位直接接到了卫生院。

  2018年,王秀权已是五指山市番阳镇卫生院院长,院里一位他器重的年轻医生要离职。

  “你是院里难得的本科生,未来大有前途,不要走了,院长这个位置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,我乐意当副手,真的,别走了!”王秀权苦苦挽留。

  但这番推心置腹的话,并没有留住人。当时医生每月仅3000多元的工资,他解决不了对方的待遇问题。

  而那时,在服务周边9000多人口的番阳镇卫生院里,除了已经走了的、想走的,以及第二年即将退休的,就只剩下王秀权一个医生了。

  “无医可用”,王秀权面对的窘迫局面,是海南很多市县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所面临的共同难题。这也导致基层群众难以就近、价廉地看病就医。

  “我们之前下乡调研,心情总是有些沉重,因为基层招不到、留不住人才的问题,一直很难解决。要保障农村群众的看病需求,没有好的医生,怎么能实现?”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韩英伟谈起这些时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  王秀权(右)在跟同事讲解远程心电一体化会诊平台上的患者信息。海南日报记者 封烁 摄

  变

  “这是真的吗”

  我省对五指山等5市县在偏远地区工作的乡镇高级专业技术人才,最高补贴万元

  “这是真的吗?”

  “这是真的吗?”

  ……

  今年4月,王秀权接到一份名为《五指山市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才激励机制改革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的文件,他第一时间转发到了卫生院的微信工作群里。这个消息像一颗炸弹,在群里炸开了锅,医生们一连串地跟问,让王秀权顾不上回答。

  根据《方案》,五指山市在乡镇卫生院和所属卫生院门诊部,依照距离和职称等因素,划分了乡镇卫生人才补贴标准。如对在偏远地区工作的乡镇高级专业技术人才,正高级职称每月补贴1万元,副高级职称每月补贴8500元。

  同时,《方案》为进一步改善乡村医生待遇,还在落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、基本药物补助经费、一般诊疗费的基础上,将乡村医生的补助经费从每月500元提高到1000元,并为其购买五项保险和医责险。

  政策补贴从2019年1月开始补发。包括王秀权在内的五指山基层卫生机构人员,工资收入有了“翻天覆地”的变化:王秀权每月工资加补贴,领到手的有16000元左右,其他普通全科医生的到手收入,也有8000元到9000元不等。

  “这样的工资待遇,真让大家想不到,也体现了对坚守基层、坚守偏远地区的医护人员的肯定。”王秀权说。

  同时,他梦寐以求的医技楼、住院部、周转房等硬件配套设施,也都将在今年年底完工。

  基层医生待遇和医院硬件的提升,背后是我省提升基层卫生服务能力一系列“软硬兼施”的大动作。

  2019年,我省各级政府投入20多亿元,开展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标准化建设,支持1208个基建项目。截至目前,已开工项目1195个,其中竣工646个。同时,这笔资金还将用于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置必要的仪器设备。

  省卫健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针对农村医疗卫生领域医护人员短缺等突出问题,围绕“小病不进城、大病不出岛”目标,我省在五指山、临高、保亭、琼中、白沙5个市县开展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才激励机制改革试点工作。

  “从薪酬待遇、职称晋升、聘用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改革和完善,建立了一套‘招得来、留得住、用得好、流得动’的可复制、可推广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才激励机制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  截至目前,上述5个市县均已为基层医护人员发放工作补贴。

  “不走了,真的可以安心扎根基层了”

  原来想走的医生留下了,更多的本科生来求职

  除了待遇提升,基层医生的学习培训和职称晋升也有了清晰的路径。

  省卫健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每年可以到省级规范化学校,或三级医院进行对口专业学习,时间不少于3个月。

  不仅如此,医生们的职称晋升路径也放宽了:申报高级职称,可用工作总结、教案、病历等成果,替代以往的论文和著作,并单独评审;自愿长期在乡镇卫生院工作的“县属乡用、乡属村用”医生,申报高级职称时可不受比例限制。

  当市、乡、村医疗卫生机构之间打通了晋升的“藩篱”,医生就可以在三级医疗机构间流动,此举也解决了基层医生无职业晋升途径的问题。

  “不走了,不走了!”眼下,王秀权所在的番阳镇卫生院,两个要辞职的医生都打消了离开的念头。

  经过省卫健委组织的在江苏的管理技术培训后,番阳镇卫生院副院长陈德天感慨道:“出去很长见识,学到了不少东西,现在我们的待遇好了,有了更多学习的机会,职称晋升也有了路径,真的可以安心扎根基层了。”

  一名本科毕业规培即将结束的年轻人,也主动表示要来番阳镇卫生院工作。“我在基层工作几十年喽,第一次见到本科生主动找上门的!”王秀权几乎逢人就提。

  更能说明这一改变的,是五指山市卫健委主任邢小丽向海南日报记者提供的一组数据:五指山市今年面向社会公开招聘86名医护人员,含临床、护理等26个岗位,竟收到400多份简历,其中本科生166人、大专生163人。

  “166名本科生应聘,这在五指山市基层医疗事业发展史上,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。”邢小丽称,以2017年的公开招聘情况为对比,当年投简历的本科生仅39人,如今好的政策机制正在吸引越来越多人才的目光。

  吸引基层医疗人才,归根结底,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基层百姓的就医需求。据了解,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才激励机制改革实施以来,5个市(县)69个基层医疗机构,2019年4月到6月的月均门诊量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0.5%;7月到10月的月均门诊量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5.23%。而五指山市各乡镇卫生院的月均门诊量达到8652人次,同比增长了16.64%。

  据悉,五指山市还依托省第二人民医院,在毛阳镇和水满乡两个中心卫生院添置了远程DR设备(DR是指在计算机控制下进行数字化X线摄影的技术),在全市卫生院及个别服务能力强的村卫生室(如毛栈村卫生室),还建立了远程心电一体化会诊平台。

  群众在卫生院做的检查,通过远程心电一体化会诊平台传送数据,大概20分钟就能收到省第二人民医院专家出具的诊断结果,而费用仍按卫生院的标准收取。这样一来,患者在基层卫生院、村卫生室就可以享受到省级专家的医疗服务。

  11月20日,夕阳西下,余晖里,五指山市番阳镇卫生院美如油画。

  王秀权一边搀扶着刚看完病的105岁的邢阿婆,缓缓走出卫生院大门,一边嘱咐阿婆家人如何给患者用药、合理安排饮食。

  送走阿婆后,王秀权转身走回卫生院。望着院里忙碌的医护人员,以及左右两边即将完工的大楼,他欣慰地笑了。他知道,让当地百姓“小病不进城”,这一目标离实现已经不远了。

  (海南日报五指山11月21日电)

  总策划:曹健 韩潮光 陈嘉奋 蔡潇

  执行总监:许世立

  主编:孙婧

  版式设计:张昕

  H5统筹:汪洪 冉苗俊 肖秀燕

  H5文案:林芷羽

  H5制作:王婉舲

  视频拍摄:封烁

  视频剪辑:李玮竞

责任编辑:王平
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
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:(86)0898-66810806  传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琼字001号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琼B2-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: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:46010602000273号
本网法律顾问: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
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